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清末的法师 > 第879章 水陆全地形超跑概念

第879章 水陆全地形超跑概念(1 / 1)

能不眼晕么,星月完全按照赵传薪龇牙笑的模样造的口罩,弥补了他没牙的缺陷。

这下好了,老赵合不拢嘴,看谁都龇着白牙。

就是瘆人,有点费胆量。

只是等半天,刘华强也没回来。

赵传薪干脆去了车库。

他惊讶发现,如今车库里不光是他的劳斯莱斯银魅,还有一辆福特T型车,一辆柴油发动机的奥格斯堡卡车。

赵传薪的劳斯莱斯银魅,已经被拆解无数次,螺丝螺母都扭秃噜扣了。

车身更是遍布划痕,惨不忍睹。

赵传薪:“……”

倒是福特T还挺新的,有学生给他解释:“这辆车刚运来不久。那辆柴油卡车运来很久了,运到时近乎报废,被我等制造打磨配件,如今又能上路。”

磨个汽配、当个修理工他还挺骄傲的。

赵传薪“龇牙”,摸着下巴,思忖着要是女王陛下看见了她送来的礼物被糟蹋成这样,会不会“帝王一怒伏尸百万”。

他指着劳斯莱斯银魅问:“这辆车,有没有可能恢复如初?”

“这……”学生犹豫:“重造铸铁引擎不难,难的是汉阳铁厂的钢铁,不具备他们的耐高温、腐蚀和强压的优势,造铁轨尚可,造引擎则力有不逮。校长有所不知,煤铁之质,何样之炉,可决定炼何种之钢。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勿论英国或是比国工程师,以及从西洋购入之设备,都未必及得上英国本土。炼出的马丁钢,能用倒是能用,只是略差一筹。”

钢铁时代建造铁路成了工业革命的巨大推动力,天然产物的转换及合成材料的历史同焦油染料工业的历史有密切联系,就好像人际关系一样,一件事与另一件事紧密关联织就一张巨网。

因为硬煤炼焦需求增多,焦油产量陡然猛增,那么多焦油不能当成废物,必须利用起来,于是有了焦油染料工业。

上世纪,当科学家发现苯的化学式——碳化物的关键,随之而来的是生产药物和染料的新工业,以及能改变人类命运走向的最牛逼终极产物——赛璐珞。

赛璐珞,即塑料。

赵传薪忽然想到了什么,问他:“咱们卷王技术学院,有没有懂得材料学的教师?”

“一个也无。”

赵传薪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掠过,如同白驹过隙让他抓不住影子。

还是星月提醒他:你支助的叫刘远山的女孩,如今在马萨诸塞理工大学学习材料学,另外工匠也精于材料学。

一米八大个儿都快装不下赵传薪日益膨胀的野心了,他大手一挥:“高薪聘请英国、德国材料学专家,让他们帮着升级汉阳铁厂技术,顺便来咱们学院教学。”

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刘远山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毕业。

一众学子两眼放光,这种对知识如饥似渴的眼神让赵传薪感到陌生。

啥时候学习也是一件快乐的事了?

其实这个阶段还是有许多“放弃观察”的聪明脑袋瓜的。

只是环境埋没了他们进取的脚步。

星月却泼冷水:你要从投资项目中继续抽取资金,还是挪用尼古拉·特斯拉的研发资金,或者卷王技术学院的助学金、实验资金?为配置营养药剂,你连开银行的前期启动资金都没有了,拿什么来高薪聘请英、德的专家?

赵传薪:“……”

……

美国,马萨诸塞州,理工大学。

个子不高但力气很大的刘远山提着巨大的木头行李箱站在路旁。

路途遥远,船费不菲,在毕业前她都没办法回家。

每到圣诞节前,她都要回伊森庄园过年。

她提前出发,不为了别的,只为省点路费,要拎着箱子走到火车站。

其实赵传薪是有给车马补助的,但她认为能省就省,赵传薪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她身后有几个白人青年学生,忽然朝她用口音古怪的粤语喊:“猪花!”

这个极具侮辱性的称呼,是从中国人那听来的。

刘远山豁然回头,柳眉倒竖:“讨打!”

放下箱子,作势欲追。

几个白人青年赶忙掉头往回跑,跑远了继续喊:“猪花,猪花,猪花……”

刘远山虽然经年习武,可毕竟个子矮,短程爆发尚可,长途追击不是那些人高马大的白人青年对手。

可白人青年也只是敢远远地喊,否则会挨打。

这一年的时间里,刘远山已经打过七八人了,有一次闹到了学校里,白人老师偏向白人学生,差点将刘远山革除学籍。

渐渐地,刘远山就收敛了脾气。

她气的够呛,却又无可奈何。

几个白人青年哈哈大笑,左摇右晃的远远地故意气刘远山。

正此时,一只巨大的黑手,将叫嚣的最厉害的白人青年提溜起来。

“额……”白人青年挣扎,却纹丝不动。

他回头,愕然见一个两米高的黑色巨人正提着他。

旁边有一个亚洲的瘦子,男人女相看起来有种阴柔的俊美,和一个典型南方人面相特征牛仔打扮的白人。

“黑-鬼,放开我……”

黑人转头,看向亚洲人。

亚洲人开口:“马库斯,打他的嘴!”

“哦……”马库斯·恩克鲁玛瓮声瓮气的回答了一句。

然后挥着拳头,照着白人青年的嘴巴轰了过去。

嘎……白人青年口鼻窜血,白眼一翻,被KO了。

另外几人豁然后退。

我焯!

怎么说呢,刘远山打人,或许痛。

但这个黑-鬼打人,好像能打死人。

另外几个白人青年,指着亚洲人说:“亚洲佬,你竟敢打人?你完了!”

远处的刘远山惊喜道:“宁安、威廉、马库斯,你们怎么来了?”

宁安朝她笑了笑:“来接你回去,怕你一个人在路上不安全。”

此时的美国极不太平,任何一个路灯照不到的小巷口,都能随时窜出来个抢劫犯。

有些马匪甚至骑马追赶火车实行抢劫。

哪怕在家,夜里都可能被贼人破门而入。

可以说,没有人是绝对安全的。

刘远山看见故人十分开心。

可那些白人青年却冷笑说:“好啊,猪花,伱竟敢伙同黑-鬼殴打学生,等我向学校报告开除你的学籍,还要报警送你进监狱。”

他这威胁很实在。

无论学校还是警局,都存在严重的种族-歧视现象。

刘远山脸色剧变。

她千辛万苦求学,最怕的就是赶她离开,不提她来此食宿路费,当初赵传薪找人送她进来也花了不少钱。

此时威廉·霍普摘掉了皮手套,扶了扶牛仔帽上前冷冷的对几个白人青年说:“你们听过餐车帮么?”

说话间,他撩起了衣服,率先露出了腰间别着的崭新锃亮的柯尔特M1873转轮。

但他没掏枪,而是将后腰别着的一把不到半米的印第安战斧掏出来。

这次轮到几个白人青年面色骤变:“你,你想干什么……”

餐车帮,他们自然听过。

那是发迹于纽约的一个独特帮派,据说他们以实业为基,除了捍卫旗下产业安全外,从来不做偷抢拐骗等下三滥的事情。

他们没有歧视,帮内有黄、白、红、黑、棕等各种肤色的成员。

但千万不要以为餐车帮都是善男信女。

他们黑白通吃,一旦招惹他们,杀人放火都是家常便饭。

这是个有准绳有信仰的帮派。

起初还只是在纽约活动,旋即向东西南北扩散。

哪里有他们的餐车和夜总会,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

如果算上经营餐车的小贩,餐车帮的人数是很吓人的。

而且人家帮派是按时发工资的,名声不好,可待遇不比工人差。

威廉·霍普指着刘远山:“待会儿,我让这姑娘打你嘴巴子,你不能动。你敢动,我让你血溅五步。你敢向学校上报,餐车帮今后每天来拜访你,别说革除学籍,我让你连上学的机会都没有。”

“你……”

威廉·霍普的威胁也是实实在在的。

白人青年刚想张口,威廉·活泼拎着战斧气势汹汹向前。

几人连忙道:“好,好,我们同意……”

刘远山咬了咬牙:“威廉,要不算了。”

打架,她不怕。杀人,她没干过。

“呵呵,就这么算了,当老板得知情况,他会教训我的。”

赵传薪离开美国一年了,但余威尚存。

刘远山想了想,走到几人面前,抬手扇了过去。

“啪!”

“啪!”

扇完一圈,她对几人说:“以后要懂得尊重人。”

宁安撇了撇嘴,他面相太阴柔了,连这个动作看着都有点勾引人的意思。

他拿出一把尖尖的小刀,迅若闪电出手。

“嗤嗤嗤……”

很公平,每人手臂上刺一下。

伤口不深,但血没少流,很疼。

这么快,还能拿捏的这么准,可见平日没少练习,说扎一寸不带多一分的。

“啊……”

几人惨叫,目光惊恐的看着他。

宁安掏出手帕擦了擦刀尖:“先生说,这些人畏威而不怀德,跟他们废话没用,必须看见血,他们才知道恐惧。你们记住,今后嘴贱,我亲自来此,割下你们的舌头。”

说完,带着刘远山离开……

……

汉口日本领事馆。

总领事上野专一正和山本条太郎叙话。

上野专一说:“我认为,中国人抵制日货运动,其目的并非出于政治。症结所在,其一是他们百姓的自尊心,其二是赵传薪。除了捐款捐物,还要在各个报纸上进行疏导,平息舆情。另外,既然来到汉口,顺便拜访当地有名望的士绅,从上至下培养他们的亲日意识。”

山本条太郎点头:“是的,主导这个活动的报纸,主要有十二家。我们已经拿钱摆平了其中八家。这些报纸当中,影响力最大的有两家,其一为《七十二行商报》,其二为《卷王青年报》。前者好说,就怕《卷王青年报》不肯善罢甘休。”

“无妨,我们已经疏通了清廷、各地士绅、各大报纸,如果仅有那些学生冥顽不灵,他们孤掌难鸣。”

山本条太郎认同这个观点:“从今年八月份以来,抵制运动有所缓和。实际上,虽说小商品受到影响,但我们三井物产与广东地方官绅贸易并没有减少,反而合作与日俱增。哪怕是汉口,也刚刚购入了价值10万日元的铜。倒是汉口的横滨正金银行摇摇欲坠,被卷王技术学院的人压的难以抬头。”

上野专一仰头叹息一声:“希望卷王技术学院的学生,不要不识抬举。如若不然,我们加大力度瓦解抵制运动,并发动报纸,反而让他们声名狼藉。”

……

刘华强终于兴冲冲的回来了。

看见正在和一些学子吹牛逼的赵传薪,他愣了愣。

赵传薪保持龇牙表情不变,白话道:“你们以为福特T型车就了不起了吗?区区二十马力,上坡好像老太太一样费劲儿。你们给我造个150马力的车,车子本身还能带动发电机给电池充电,不必手摇和电磁点火来回切换。不要总想着用乙醇做染料,汽油才是王道,路不能走歪了……”

福特T型车,是汽车历史上的里程碑。

这却并非说它有多好,实际上小BUG多如牛毛。

“校长?”

刘华强打断了赵传薪:“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赵传薪指点江山被人打断有些不爽:“咋才回来?来来来,给你一份计划书,你照着章程去办。”

说着,赵传薪将计划书给他,上面事无巨细面面俱到,连建筑图纸都有。

刘华强略微看了一眼,感觉这计划书写的太好了,这种“纸上PPT”让他大开眼界。

正想说话,有学生急吼吼的进来说:“校长,会长,大事,有大事。”

“何事?”刘华强进屋还没喝上一口水呢。

“陈总督造访!”

赵传薪背靠着卡车,觉得烟瘾有些犯了。

现在他抽烟要避开人才行。

闻言不耐烦道:“什么几把总督巡抚的,和他熟悉么?”

众人:“……”

刘华强想了想:“校长,我先去会会陈总督,应当是冲我来的,若是寻你来的再言其他。”

赵传薪可以藐视总督,他可不敢小看封疆大吏。

赵传薪挥挥手:“去吧去吧。”

他找个角落,避开别人蹲在地上扒开口罩抽了一根。

星月说:我刚刚扫描了福特T型车,结构并不复杂。只要有合适的金属,我可以为你种出一辆车。

赵传薪一直想问个问题:“你能扫描出缥缈旅者的结构么?”

星月的回答是——可以。

赵传薪心里猛地一跳:“有没有办法造出缥缈旅者的引擎?以缥缈旅者的驱动形式造出一辆真正意义的全地形车?”

赵传薪最想开的是飞碟……是尼古拉·特斯拉说的那种飞行器。

在公路不发达的时代,开普通汽车对赵传薪来说没什么吸引力,但缥缈旅者驱动形式的全地形车另当别论。

星月急速运转CPU,说:放在去京城之前完全不可能,现在相对简单,但想要实现还需要大量时间、人力和财力。

赵传薪这两天一直怀疑,星月内部发生了某种不可说的变化。

它好像进化了一样。

说话学会了卖关子。

赵传薪将烟头丢掉:“没钱就挣,时间我还有上百年,你要是能造出来全地形车,我在二十一世纪开着也非常拉风的。”

超跑什么的弱爆了,见过全地形超跑么?

星月说:用旧神坩埚烙印,以熔融法合金,拿各种材料实验,靡费的金币可能会以千万、亿计。

赵传薪刚想抱怨这个数目过于夸张,就见刘华强匆匆回转:“校长,此事须得你来做主……”

(本章完)

最新小说: 网游之幻想乡大乱斗 汉室算什么东西他能有我正统吗 2048奥运会 对抗路:杀我行,但求你别用辅助 王者荣耀:重生KPL女魔头 NBA之娱乐圈球员 我带IG夺冠后,RNG后悔了! 网游:蓝星online 网游:开局被复苏为亡灵法师 全民求生:我的蛇姐超级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