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林知皇符骁 > 第1811章 我们之间,最先的情感是....都想杀了对方。

第1811章 我们之间,最先的情感是....都想杀了对方。(1 / 1)

“可不是真的?婶子要是好奇呀,可以去前面的丰裕茶楼看看,那里面全是前来应考的女学子!”

“啧啧,真是不得了!”

采买的婶子夸张地拍手道:“自从有了权王后,这天底下有本事的女人……都和雨后春笋一样,全部都冒了出来!”

货郎听这婶子如此说话,就知道她是个什么性子的人,便说讨巧话道:“由此可见啦,女人也不都是头发长见识短的,只是有本事的女郎,也没有出头的机会,给我们大家伙的看见罢了。”

“哈哈哈!谁说不是呢?”

符惟依坐在裕丰茶楼二楼雅间,看着下面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又想着刚才进来茶楼时身着文士袍,激烈在大堂中相互论政的女郎们,面上浮出浅浅地笑意。

不知不觉,竟是带着菱儿已经来库州州城近有一个月了。

此处.....比乱世前的盛京,更为繁茂。

这里.....才是盛世之象。

那新皇城的盛象,就像冲入烈油中的沸水,看着蒸腾,但转眼便会挥发殆尽。

权王.....以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倒还不觉震撼。

如今到了跟前,用自己的眼睛去看,越发觉得权王能以自身之能,不靠家族势力聚集人心组成这般强势,是远超于常人的厉害。

是让人.......望尘莫及的存在。

“二姊在想何?”符骁见符惟依突然面有怅然之色,放下手中的茶盏问。

“在想殿下。”

“想泽奣?”

“殿下.....见之更让人心折。”

符骁眸中带上些许笑意:“泽奣忙,二姊若是实在仰慕,阿弟可给你制造一些见她的机会。”

符惟依失笑:“聪庭这算不算是以权谋私?”

在亲人面前,符骁难得露出了小时的臭屁神色:“怎么不算?”

符惟依被符骁此话逗得笑个不停,顿时室内芳华满生。

“之前我还担心你会因变故而心性有损,现在看你,倒是我多担心了。”

“放下了许多事。”

符骁话题转的太快,符惟依都有些跟不上了:“嗯?”

“因为泽奣,我放下很多事。”

符惟依顿时又被秀到了:“说来聪庭与殿下真正见面也不过半年而已,感情发展至此........是真的一见钟情?”

想到与林知皇再见时的狼狈,符骁眸中泄出一丝笑意:“怎么会是一见钟情。”

“怎么不会?”符惟依仔细端看了一番坐在对面的弟弟。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她阿弟也是这世上一等一的郎君,被人一见钟情,再见倾心,有什么不可能的?

符骁不太想将自己再遇林知皇的狼狈模样仔细描述给符惟依听。

更不想与她讲林知皇在与他初见时......将他骗的有多惨的事,讲与更多的人知晓,只道:

“二姊不要问了,反正....我与泽奣,非是一见钟情。我们之间的感情......是有一段过程的。”

我们之间,最先的情感是....都想杀了对方。

符惟依见符骁不想深聊此事,也不再多聊此话,笑问:“书院选址通过了,如今已经在建了,聪庭觉得该取何名?”

“这书院的名,该阿姊自己来取。”

符惟依笑:“书院有了,还缺师者,我得好好地琢磨琢磨在内任教的大儒,然后亲自去请。”

符氏在文坛私交可以说是遍布天下了,符惟依在闺阁中时,就常了解整个大济文坛界的所长所短与秉性。

此乃符氏极为隐私的资源,是为以后符氏女子为后,能统管后宫的必修课之一。

便是不嫁入皇家的符氏嫡女,也会学习这一课,这些....就是符氏给符氏女真正的安身立命符。

以符惟依所知的资源,她定能为这所女子学院请来最为合适的师者。

“那过段时日,二姊有得忙了。”

“是啊。”符惟依打趣符骁:“不用聪庭以权谋私,帮我见殿下了。”

符骁弯唇:“那二姊忙着,菱儿最近与地初玩的挺好的。”

符骁确实心情很好,为二姊,也为泽奣。

为二姊是找到自己的位置,为泽奣又有新的劳力。

符惟依神色愈见柔和:“这里真奇怪,似乎每个人来了这里,都能向阳找到自己的归属。”

“这是强权维护秩序,带来正向之能.......”

符骁转眸看向窗外:“所以我愿为.....后。”

泽奣之后,鼎立在她身后的.........后。

她为皇,我为.....后。

缔这乱世强权,维这乱世之序。

月挂星起。

孔淑韵将襁褓中的孩子,交给奶娘抱下去后,就焦躁的在寝殿内来回踱步。

她怎么也想不通,为何她都在裴菱雪面前表明她愿说出那背后维护她的人,林知皇仍是不愿见她?

不该啊.......

既然权王都察觉到她背后有“鬼‘,那日也问了,怎么会后面就搁下她不管了?

她.....现在是被软禁在权王这了?

吴踅那边没有对她的安排了,好像已经忘了有她这个人一般。

忘了她不要紧,吴奎的遗腹子还在这呢?

吴踅怎么能不管?

孔淑韵越想心里越慌,焦躁地思索了一番后,孔淑韵止了步子,痛下了某种决心。

半个时辰后,刚刚从大书房走出来的林知皇,便收到了春夏报来的关于孔淑韵的消息。

孔淑韵这会披头散发地抱了上任蛮王“遗腹子”,从后院客居的厢房内突然跑出来了。

扬言要离了这归返东州,并在嘴里絮絮叨叨地言有人要害她。

“哦?有人要害她?本王怎不知?”

林知皇饶有兴致地挑眉,转了回寝殿的步子,往后院方向去。

与此同时,远在新皇城少年天子,第一次亲手杀了人。

——

各位喜爱本书的小可爱,每日免费小礼物可以顺手送送,笔芯~

下方小礼物图标点进去,可送免费小礼物。

最新小说: [韩娱]月光记 柔情似水 诸天游戏巡礼者 都市之绝世杀神 国运:一人一刀镇守国门 为自由狂点天赋 第四天灾:远征 末日系统高手:起源 二月初二,嫁龙王 悬案之真实的罪恶